曾是清华副校长,如今所创公司低调IPO_施一公

曾是清华副校长,如今所创公司低调IPO_施一公
曾是清华副校长,现在所创公司低沉IPO 10月17日,国内生物医药公司诺诚健华向联交所递表IPO,联席保荐人为摩根士丹利和高盛,成为继港交所答应“没有取得发卖额或许没有盈余的生物科技企业IPO”新政施行以来,第21家向港交所递送IPO请求的立异药企业。 同大部分立异生物医药企业相同,诺诚健华没有有药品商业化。自建立以来的各年度内,概未盈余并发生运营亏本,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上半年,运营亏本别离为人民币3.417亿元、5.54亿元、3.219亿元。 招股书显现,在2016-2018年短短3年时间里,诺诚健华共融资4轮,累计融资金额约为2.703亿美元,最近一轮估值为8.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62亿元。 该公司的高管在生物制药范畴有着纵深的研讨,诺诚健华的创始人董事长崔霁松,是普渡大学分子生物学和生物化学博士,也是前PPD旗下保诺科技总经理兼首席科学官、前美国默克集团心脏病学研制总监。 而高层中最受重视的莫过于联合创始人施一公,他当年在取得普林斯顿大学的终身讲席教授之时扔掉他人仰慕不已的日子决然回国,时隔十年后的2018年,已经成为我国最著名的清华大学副校长的他,又坚决地辞掉了副校长的职务,来到杭州筹办西湖大学,立志:5年比肩清华北大,15年比美加州理工大学。 他的妻子赵仁滨,在诺诚健华担任生物学及临床开发战略履行总监及股东,曾担任过强生公司(研制)的首席科学家及润诺药研生物学总监,具有超越15年新药研制经历。 到2019年6月30日,公司董事长崔霁松持有11.45%股权,赵仁滨及家庭成员持有15.34%,其他董事、高档管理层及雇员持有20.05%,除此之外,诺诚健华还取得基金业大佬站台,曾任我国基金业榜首队伍汇添富基金的掌舵人林利军也持有诺诚健华12.08%股权。 施一公何许人也? 上世纪80年代,一位数理学霸顶着全国数学比赛河南省榜首名的头衔被保送到清华大学,这个时分施一公想要报考的是物理系和清华老牌机械系,但在招生教师的“忽悠”下,他进了生物科学与技能系,挑选了一条充溢艰苦的斗争路。 因为效果优异,施一公得以提早一年本科毕业,随后施一公获全额奖学金,赴美国一流的研讨型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攻读生物物理学及化学博士学位,而从随后的博士后研讨开端,他的学术生计更像是坐了火箭相同敏捷攀上顶峰。 2003年,因为探求奥秘的按捺“细胞凋亡按捺因子”的蛋白SMAC,因为破解人体细胞凋亡进程失灵以及人体内生长因子信号传导异常形成癌细胞敏捷割裂等人体细胞运作异常导致癌症这一生命科学之谜作出了突出贡献,施一公被国际蛋白质学会颁发“鄂文西格青年研讨奖”,其时年仅36岁的施一公是这一奖项建立后最年青的取得者。 他的执教远景也一片光亮,2001年,获普林斯顿大学终身教职;2003年,成为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史上最年青的正教授;4年后,被颁发普林斯顿大学最高档其他教授职位——终身讲席教授。不仅在普林斯顿大学春风得意,还从2000年起,成为哈佛、麻省理工学院、杜克、密歇根等10多所美国顶尖大学争抢的目标。为了留住施一公,普林斯顿给他供给了优厚的条件:实验室面积是40多位分子生物学系正教授中最大的,科研基金是系里最高的,还为他买了500平米的独栋别墅。 但这毕竟不是施一公想要的,2008年,施一公拒绝了高达1000万美元的科研经费,决然辞去了教职,扔掉了优渥的日子条件,决然决然决议全职回国,也是我国“千人方案”榜首批回归祖国的优异科学家。作为学术界的领军人物,施一公的回国,影响了一批批海外学者回到祖国效能,他们中许多人直言,“施一公都回来了,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回国后他在清华大学担任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其时清华处于学术低产期,而施一公的到来带来的高质量的论文产出可谓“及时雨”。到2013年,施一公光是宣布在《Nature》、《Science》、《Cell》这三个尖端期刊上的文章就多达41篇!中选美国双学院院士和我国科学院院士也如轻而易举。 颜宁是施一公的得意门生之一,2014年,颜宁研讨组解开了一个困扰全球生物学家半个世纪之久的难题:榜首个取得了解分出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1的三维晶体结构。 2016年发布的“软科国际大学学术排名”,清华大学初次跻身国际百强排名58,在这份亮眼的“效果单”背面,施一公和其弟子颜宁两位顶尖人才厥功至伟。2011-2015年间清华大学宣布的Nature和Science论文折合篇数到达47.3篇,而这其间38%的效果归功于施一公和颜宁。这个数据是非常恐惧的,国内许多闻名高校建校以来还没在CNS上有这么多论文,大多数诺贝尔奖得主也是对这个数据望尘莫及。曾有人赞誉:施一公与颜宁的学术效果比一所顶尖名校还要高。 2015年施一公发布在《科学》了两篇研讨长文,这里边最让人惊叹的研讨效果便是论说了剪接体结构及其作业机理,剪接体在机体基因的表达起了决议性的效果,如果能澄清基因表达进程,这对遗传病研讨有严重的含义。 在2017年,正因为施一公在剪接体研讨上的突出贡献取得了“未来科学大奖—生命科学奖”,并取得了100万美金。许多人把该奖项被冠以“我国诺贝尔奖”的头衔,可见这个奖项在国内的含金量仍是比较高的。 在我国生物学范畴,施一公成为毫无争议的领头人。 奥布替尼方案在2019年第4季度申报上市 施一公是结构生物学家,做结构的一直在声称蛋白结构解析能够辅导药物规划、研制新药,这无疑是科学最大的用武之地,也算谋福社会。 诺诚健华的内部研制才能由施一公博士及癌症基因组学专家张泽民博士供给支撑,公司已别离与施一公博士及张泽民博士缔结独家战略协作协议。 那么,在施一公一世人的影响下,诺诚健华取得哪些效果呢? 诺诚健华专心于研讨医治癌症及本身免疫性疾病的疗法,现在已发现并开发了9种具有成为同类最佳及╱或创始潜力的候选药物。在建立不到4年的时间里,就把三种候选药物推动至临床实验阶段,在最近两年内,已发动7项临床实验,包含2项注册性实验。这关于动辄10年的新药研制来说,进展非常神速。 该公司的管线中有三种处于临床阶段并涵盖了首要癌症适应症且具有潜力成为同类最佳及╱或创始的肿瘤候选药物,包含奥布替尼(酪氨酸激酶(BTK)按捺剂)、ICP-192(泛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泛FGFR)按捺剂)及ICP-105(成纤维细胞生长因子受体4(FGFR4)按捺剂)。 其间,奥布替尼(适应症:复发╱难治缓慢淋巴细胞白血病或小淋巴细胞淋巴瘤(CLL/SLL)及复发难治套细胞淋巴瘤(MCL))是该公司估计最早上市的BTK按捺剂,方案在2019年第4季度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有条件申报上市。 当时全球有两款BTK按捺剂上市,别离是强生/艾伯维公司的伊布替尼、阿斯利康的阿卡替尼。百济神州开发的的泽布替尼于本年1月拿到了FDA的突破性疗法,并且在中美皆进行了NDA申报并取得了优先审评,有或许将在下一年2月取得FDA同意。 进口药伊布替尼(ibrutinib)在美国的价格约为每瓶(90粒)12612美元,仅这一款药品2018年全球出售44.54亿美元,在我国的价格约为每瓶(90粒)人民币48600元;阿卡替尼(acalabrutinib)在美国的价格约为每瓶(60粒)14,692美元,2018年全球出售62百万美元,在我国没有获批上市。一旦奥布替尼成功上市,具有较高的盈余空间。 与其他竞品不同,奥布替尼在支架中心规划为单环,而不是该范畴三个首要竞争者分子惯用的稠合双环中心,具有更高的生物利费用、安全性、具有更大的靶点按捺及挑选性。招股书称,诺诚健华的奥布替尼是潜在的同类最佳、高挑选性及不可逆BTK按捺剂。 有这样的学术大牛做背书,诺诚健华不去申报科创板实在有些惋惜。

此条目发表在男篮最佳球队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